愛奇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諸天最強大佬 > 第七百九十二章 蕭遠山之死
    先前那一擊便已經是讓喬峰透支了全部的力量,別看喬峰依然站在那里,然而這個時候隨便一個人上前都能夠將喬峰給推倒。

    楚毅自然是能夠看得出這一點,不過他還是打出了這一擊,在楚毅看來,喬峰這般人物,除非是真的被當場打殺了,否則的話,就算是在其身上發生什么事情都不稀奇。

    再怎么說喬峰也是這一方世界氣運所鐘的人物之一,盡管不能說是氣運之子之類的,可是要說喬峰沒有身負龐大的氣運的話,至少楚毅自己都不信。

    這樣的氣運所鐘的人物,楚毅倒是要看看,他這一掌下去,是不是能夠將其打殺。

    站在那里,看著從空中拍下的那一擊,喬峰只感覺自己的身體像是要被壓爆了一般,那恐怖的壓力即便是其全盛時期都沒有把握可以安然接下。更何況是這會兒,恐怕自己這次要栽在這里了。

    心中閃過諸般念頭,喬峰心中一聲輕嘆,緩緩的閉上雙眼,顯然是一副準備等著楚毅那一掌落下的架勢。

    楚毅見狀不禁皺了皺眉頭,不過喬峰此舉也不算意外,只是楚毅沒想到喬峰竟然連一絲反抗之力都沒有了。

    然而就在楚毅那一掌即將落下的時候,突然一道身影突兀的出現在了喬峰的身前。

    這一道身影速度極快,哪怕是楚毅都沒有想到這個時候竟然會出現在其掌下。

    要知道他那一擊就算是天人之境的強者也不敢硬抗,更何況是有人主動投入到他掌下來,這不是找死嗎?

    “吼!”

    那人口中陡然爆發出一聲嘶吼,緊接著一拳轟出,正中楚毅那拍下來的手掌。

    此人不只是一掌攔下楚毅一擊,同時揮動衣袖,將喬峰給送出數十丈之外。

    但是此人一身修為也不過是半步天人之境罷了,如果說在楚毅那一擊之下能夠傾盡全力的話,或許還有幾分希望接下楚毅那一擊,可是此人卻是分出大半的心神來將喬峰給送走,結果也就可想而知。

    楚毅一掌落下,就見此人身形劇震,轟出的那一拳當即爆開,一條手臂生生的被震爆。

    黑衣人身子一個踉蹌,口中哇的一聲噴出大口大口的鮮血來,身子一晃噗通一聲坐在了地上。

    這黑衣人面巾滑落下來,露出一張蒼老的面容,如果細看的話卻是能夠發現此人形貌同喬峰有著極大的相似之處。

    楚毅只看此人相貌便一下子明白過來,這人的身份不用說楚毅也能夠猜到,除了蕭遠山之外,還真的沒有誰能夠在那種緊要關頭不顧自身安危舍命搭救喬峰。

    也就是蕭遠山,真的換做是其他人的話,可能連出手的機會都沒有。

    蕭遠山一直都潛伏在喬峰的周圍,顯然這次蕭遠山失算了,他沒有想到楚毅竟然這么強,他只是一個失神的功夫而已,喬峰便處在了生死邊緣,得虧他及時出手,不然的話,這會兒可能就要給喬峰收尸了。

    不過蕭遠山雖然說救下了喬峰,但是他自身卻是被楚毅的掌力震碎了周身的筋脈,包括心脈在內,也就是靠著一口精純無比的先天元氣支撐著,否則的話一旦泄了那一口元氣,只怕立時便會喪命。

    喬峰整個人感覺就像是做夢一般,本以為在楚毅那一擊之下,他是死定了,然而接下來所發生的事情卻是出乎喬峰的預料,不知道從什么地方冒出來一個黑衣人來,愣是替自己擋下了那一擊并且還將自己給救了出來。

    恢復了幾分實力的喬峰看著那人盤膝坐在地上,以喬峰的眼力要是看不出對方處在生死邊緣的話,那他也白修行這么多年了。

    “前輩……”

    喬峰一步跨出,不過是幾步的功夫便出現在了蕭遠山的面前,半跪在地,目光落在蕭遠山的身上,當看到蕭遠山面目的一瞬間,喬峰不由得身形一震,臉上露出幾分驚愕之色。

    蕭遠山聽到喬峰的聲音,緩緩天氣頭來看著喬峰,蕭遠山看著半跪在自己面前的兒子,心中感慨萬千。

    任憑他怎么想,蕭遠山都沒有想到有朝一日自己同自己的兒子相見竟然會是這種情形。

    “前輩以性命相救,喬某如何當得起……”

    蕭遠山滿是欣慰的看著喬峰,緩緩的伸手向著喬峰的臉上摸了過去,張了張嘴緩緩道:“孩子,你很好……”

    當蕭遠山的手落在喬峰臉上的時候,蕭遠山嘴角的笑容突然凝滯下一刻就見蕭遠山的手陡然之間順著喬峰的臉滑落下去。

    “前輩……”

    喬峰禁不住喊了一聲,看著蕭遠山的尸體,不知道為什么,喬峰突然之間感覺仿佛有什么至關重要的人離開了一般。

    廝殺在一起的雙方這會兒也是被楚毅出手的威勢給鎮住了,一眾江湖中人遠遠的看著喬峰在一具尸體面前痛哭不已,雖然說許多人沒有注意到那黑衣人到底是從什么地方跑出來的,可是眾人也知道那若非是黑衣人的話,恐怕這會兒喬峰已經死了。

    一道身影落在了喬峰身旁,不是白世鏡又是何人。

    看著虎目之中含淚的喬峰,白世鏡輕嘆了一聲道:“幫主……”

    喬峰抬頭看了白世鏡一眼,然后沖著蕭遠山的尸體磕了頭,虎目通紅卻是將眼淚給生生的憋了回去咬牙道:“前輩救命大恩,喬峰沒齒難忘。喬峰立誓,他日喬峰定取楚賊首級,為前輩報仇雪恨。”

    如果說是他自己被楚毅給打死的話,喬峰絕對不會有什么怨言,正所謂技不如人,被人給打死也怪不了其他人。

    但是蕭遠山是為了救他而已,以喬峰的為人,如果說是他自己的丑人的話,可能他會放棄報仇,但是蕭遠山因救他而死,那么他卻是不能不給蕭遠山報仇。

    盡管說不知道蕭遠山的身份,可是喬峰還是立下了誓言。

    聽到喬峰的話,白世鏡不由得神色微微一變,一臉擔心的向著不遠處背著雙手站在那里的楚毅看了過去。

    要說楚毅聽不到喬峰的話,就算是白世鏡自己都不信,所以白世鏡很是擔心楚毅會不會因為喬峰的一番話而惱羞成怒繼而一巴掌將喬峰給拍死了。

    楚毅目光從蕭遠山還有喬峰二人的身上掃過,緩緩道:“喬峰,我先前曾說過,只要你能夠接下我一擊而不死,那么我便放你一條生路,你且去吧。”

    喬峰抬起頭來,雙目之中無比平靜的看著楚毅道:“喬某說過,他日必取了閣下之頭顱以祭奠這位前輩。”

    楚毅輕笑道:“楚某隨時歡迎,只是下次楚某便不會手下容情了。”

    說話之間,楚毅擺了擺手道:“走吧!”

    白世鏡上前一把拖著喬峰道:“幫主,我們走!”

    白世鏡已經意識到隨著楚毅騰出手來,如游氏兄弟、薛神醫等一眾江湖中人根本就傷不到楚毅分毫,更不要說是取了楚毅的性命了。

    大局已定,此時不走,只怕是便走不成了。

    喬峰被白世鏡給拉著,正準備離去的時候,喬峰伸手一把將蕭遠山的尸身給抱起,跟著白世鏡大步離去。

    “我們走!”

    游氏兄弟、薛神醫等人見到這般情形卻是沒有幾個人敢直面楚毅這般的強者。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楚毅的聲音突然之間響起道:“諸位既然來了,那就全都留下來吧。”

    也正是這個時候,白世鏡帶著喬峰已經離去了數百丈遠,隱約之間聽到楚毅的話,白世鏡不由的神色為之大變,腳步更急,幾乎是扯著喬峰快跑。

    楚毅閑庭適步緩緩上前,隨著楚毅出手,這些江湖中人根本就沒一個人能夠擋得住楚毅隨手一擊。

    轉眼的功夫而已,包括薛神醫、游氏兄弟等人在內盡皆被楚毅給震斷了心脈。

    全冠清低頭看著那全根沒入自己心口的箭矢,全身的力氣像是在一點點的消失,抬頭向著箭矢射來的方向看去,就見官軍一方,花榮正彎弓搭箭,每一擊射出,總能夠帶走一條性命。

    死死的捂住心口,可是全冠清卻是感覺渾身虛弱,口中呢喃:“怎么會這樣,怎么會這樣,為什么喬峰沒死,為什么死的會是我……”

    原本官軍可以說是距離崩潰不遠了,畢竟此時還能夠站著的官軍加起來都不超過一手之數,而對面的江湖中人也不過剩下一二十人沒有倒地不起。

    關勝擋住了薛慕華、游氏兄弟的去路道:“幾位,我家提督大人說了,幾位是頑抗呢還是束手就擒呢?”

    對視了一眼,游氏兄弟之中,游駒看著關勝道:“想要我們束手就擒簡直妄想,盾在人在,盾亡人亡!只有戰死的游氏兄弟,沒有跪地求饒的游氏兄弟。”

    薛慕華皺著眉頭看著撲向關勝的游氏兄弟,他一身修為只能算是一般,比起游氏兄弟來還要差了幾分,這會兒游氏兄弟處境岌岌可危,而他處境也是不妙,尤其是薛慕華感受到一股森然的殺機鎖定了自己。

    “不好!”

    陡然之間薛慕華低呼一聲,幾乎是本能一般身子一個鐵板橋直接摔倒在地,隨即一個翻身而起向著遠處看去,就見花榮正沉穩無比的射出一支支的箭矢。

    這些箭矢根本就沒有什么間隙,簡直就是一箭接著一箭,但凡是逃跑的,跑在最前頭的總會被射中。

    花榮射箭不絕,沖在最前面的一個接著一個倒下,真的是嚇壞了這些江湖中人,就像是有一條線一般,跨過了那一條線便會迎來花榮的箭矢。

    很快花榮生生的憑借著絕妙的箭法將十幾名欲脫逃的江湖中人給攔了下來。

    楊志一刀劈飛了一名江湖中人,隨手抹了一把濺在了臉上的血珠,整個人就如同從地獄當中走出的惡魔一般,渾身煞氣,提著寶刀一步一步的走了過來。

    薛慕華看著沖著自己走來的楊志,尤其是楊志那一副兇神一般的模樣卻是將薛慕華給嚇了一跳。

    下一刻楊志伸手向著薛慕華抓了過來,然而薛慕華臉上先是露出幾分驚恐之色,隨之眼底深處卻是有驚喜之色閃過。

    楊志大手即將落在薛慕華身上的時候,就見薛慕華眼中閃過一絲狠辣之色,一股淡淡的清香氣息彌漫開來,楊志下意識的吸了一口氣,然而隨著那一股清香被其吸收,渾身滾滾的氣血卻是陡然之間一滯,隨之楊志神色一變盯著一臉得意之色的薛慕華道:“你……你竟然用毒。”

    薛慕華做為逍遙派弟子,一身醫道的造詣絕非一般人可比,而已薛慕華的造詣,用之善則可以治病救人,若然用之惡的話,以薛慕華對于醫理的掌握,隨隨便便就可以弄出劇毒之物來。

    楊志顯然就是著了薛慕華的道,就見楊志伸手在自己身上幾處穴位點了幾下封住了全身血氣流轉將氣血運轉的速度降低到了最低。

    “嗯?”

    楚毅眼睛一瞇,目光落在了楊志還有薛慕華兩人身上。

    以楚毅的修為,場中的變化其實都在楚毅的查看當中,就是楚毅也沒有想到堂堂的神醫薛慕華竟然會以毒來算計楊志。

    楊志身中奇毒,整個人氣息逐漸萎靡下去,看這架勢,要不了一時三刻,可能楊志便要不行了。

    花榮、關勝等人顯然也注意到而來楊志這邊的狀況,幾人當即便向著楊志匯聚而來。

    “小心劇毒。”

    楊志看到花榮、關勝幾人奔著自己而來,生怕幾人也著了薛慕華的道,耗盡了最后一絲氣力楊志沖著花榮、關勝幾人示警。

    薛慕華看著止步的花榮、關勝眼中流露出幾分失望之色,顯然楊志的提醒讓他那奇毒再難見效,有了防備之下,就算是奇毒,其所帶來的威脅也是相當之有限。

    凌空一刀,關勝揮刀劈向了薛慕華,薛慕華大驚失色,本能的一個閃閃避開了那一擊,拉開了同楊志的距離,而這會兒花榮上前一把扶住楊志,一只手搭在其手腕處,感受到楊志氣息之衰弱,花榮不禁神色大變沖著楚毅道:“提督大人,楊志兄弟怕是……”

本章網址:http://www.vdekfe.icu/9_9984/12524035.html
奇書網:www.vdekfe.icu
奇書網手機版:m.i7q8.com
内蒙古时时跨度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