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奇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大道朝天 > 第七十五章明滅
    井九做出的這個決定究竟有多重要?

    往大了說,這涉及到整個朝天大陸的歷史走向。

    往小了說,這決定著他千年修道生涯的最終成敗。

    當然對他來說,可能后者才是真正的大事。

    而做出這個決定,他只用了一晚上的時間,怎么看都談不上認真,甚至可以說極為草率。

    “其實你們想做什么事情,我真的不是特別在乎,但為什么當年師兄想做的時候,我會站出來反對他?”

    井九再次伸手摘下一段春光,放到眼前看了會兒,就像在看當年那頓火鍋。

    “道不同,不相為謀,各走一邊便是,但這件事情不行,因為你們的道已經影響到了我的道。都說井水不犯河水,我只想安安靜靜地做一口井,但你們在河里掀起的浪太大,把井水都弄濁了。”

    這些話他沒有對師兄說過,昨天在天光峰上也只說了個引子,今天才算是正式做出解釋。

    那年吃完火鍋,他帶著元騎鯨與柳詞向師兄走了過去。

    這與果成寺里的那場禍事有關,但究其源頭還是道不同。

    “如果說是當年,你還要在這個人間生活修行,可以理解你的選擇,但現在你大道在望,走便是了,何必還要理會這里?”

    白真人的視線落在他的指間,看著那段隨風輕輕變形的春光。

    “你先前才說過一走了之是不對的。”

    井九說道:“而且事實證明,便是走了也無法了結。”

    千余年前白刃飛升成功,看到了那個黑暗而兇險的世界,生出強烈的不安,沒有遠離,而是守在朝天大陸的外面。

    那年他一劍破天,到了外界,被她偷襲重傷,只好借萬物一劍轉生。

    偷襲不是關鍵,真正的問題是他與這個世界的因果未盡。

    因為那座煙消云散陣,也因為他自己。

    上一世的景陽真人有著世間最鋒利、最淡漠的道心,就像是被水洗過萬年的仙劍,卻依然無法斬斷那些因果。

    于是重生之后,他先去了那座小山村,找到了柳十歲,接著回到青山,帶著趙臘月登上了神末峰。

    他在朝歌城的梅園里聽到了那道琴聲,又去西海與連三月再次相遇。

    那些因果沒有就此解脫,反而越來越深,直至深入骨髓,與他再也無法分開。

    因果,需要的是了結。

    白真人明白了他的意思,說道:“這甚至能夠讓你暫時忘卻對死亡的恐懼?”

    井九說道:“我不確定,但在做出決定的那一刻我沒有想這些事情。”

    白真人接著問道:“那現在呢?你有感受到那抹夜色了嗎?”

    那抹夜色便是死亡的陰影。

    井九想了想,說道:“好像有點。”

    他這時候會感受到死亡的陰影,自然是因為他不能確定能否戰勝對方。

    白真人平靜說道:“那么就讓我們來看看,究竟誰的道才是正確的吧。”

    大道之爭,其實評判標準非常簡單而直接。

    最后誰能活下來,誰就是正確的。

    這便是大道唯一的意思。

    比如說人族的未來究竟應該怎么走?比如這個世界應該怎樣存在,終究要等到無數年之后才能看到最后的結局,才能知道太平真人與白真人他們的想法是不是對的。

    果成寺的僧人們都離開了,經聲在院墻外的田野、山崖之間響起,隨風來到塔林之間,平添了幾分肅穆的氣息。

    “主箓里的仙氣數量太多,層次太高,我在經聲里沉睡多年才能煉化。”

    井九不是提醒她,只是客觀的敘述。

    白真人現在有一主一副兩道仙箓,如果她還是只能像先前那樣動用副箓,終究不可能是他的對手。

    當然,她肯定還有很多厲害的法寶與道門玄功,就像井九也還有冥皇之璽之類的手段。

    但那些都不如仙箓與萬物一劍。

    既然不如,便沒有資格在今天這場戰斗里出現。

    “這是白家的仙箓,我雖然無法煉化它,卻知道更多使用它的方法。”

    白真人說完這句話,手里忽然釋放出難以想象數量的光線。

    那些光線來自燃燒的仙箓。

    那道副箓幫助她用天地遁法在人間與冥界之間來去自如,避著井九的追殺。

    想不到的是,在戰斗還沒有開始的時候,她便直接點燃了這道仙箓。

    她能夠把仙箓點燃,這個事實其實更加令人震驚。

    因為這證明就像她說的那樣,白家對如何利用仙箓進行戰斗,有著非常多的經驗。

    那道仙箓在極短的時間里便燃燒成了虛無,帶著無窮熱量的明亮光線,從她的指縫間溢出,遇著春風卻折了回來!

    這幕神奇的畫面,便是怎樣想象都想象不出……在它真實出現之前。

    那些明亮至極的光線,盡數穿透白衣,進入了她的體內,然后就此消失不見。

    她的身體似乎沒有發生任何變化,但如果仔細望去便能看到她的眼睛更加明亮,皮膚表面形成一道極薄的光澤,如金似玉,在陽光之下閃閃發光,整個人仿佛都變成了一件法寶。

    井九感知的非常清楚,并非是仙氣在極短的時間里便改造了她的道身,而是那些仙氣分散成了極細微的粒子,鍍在了她身體表面的每一處,甚至是內腑里的每一處。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時候的白真人就像曹園一般修成了金身,也接近了他的劍體。

    此時的白真人擁有著難以摧毀的堅韌道身,便是那些法寶甚至是通天境強者的攻擊,都難以傷其分毫。

    她不用再擔心像在東海畔那樣,被那道劍光直接穿過身軀,險些當場身死。

    她的防御變得難以想象的強大,可是她會用什么樣的手段殺死防御更加強大的井九呢?

    難道她真的有辦法動用那道正箓?

    這時候的太陽已經到了中天,正是最熱的時刻,光線無比熾烈耀眼。

    忽然間,無數道陽光受到某種無形力量的征召,凝結成束向著塔林而來!

    這幕畫面在天壽山曾經出現過,只不過這一次的光束更粗,就像是靜止的閃電,輕而易舉地破掉了果成寺的山門大陣!

    那些凝結成束的陽光照亮了幽暗的塔林,也照亮了白真人的臉。

    她的臉被照的明亮至極,不復先前那般清冷,眼角出現了幾道清楚的皺紋,鬢角飄起一縷青絲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白。

    這就是她動用主箓所必須付出的代價?

    在滿天陽光里,白真人飄到了天空里,居高臨下看著井九,眼里沒有任何情緒。

    無數道陽光落在塔林里,沒有發出任何聲音,也沒有散開,就像是柵欄一般罩住了井九。

    青石板地面上出現很多小洞,那都是光的力量。

    光柵散溢著難以想象的威壓,不停縮小,向著井九而來。

    塔林里生出無數道青煙,石板縫里的野草隨風而化。

    嗤嗤數聲輕響,有光線終于觸到了井九的衣袂,白衣燃燒起來。

    緊接著,有道陽光觸到了他的手腕,割出了一道小口。

    沒有鮮血流出,那道傷口晶瑩一片,仿佛琉璃。

    井九沒有嘗試遁走。

    劍光再快,最多便是與陽光一樣快。

    在這片由陽光組成的陣法里,閃避的意義不是很大。

    在白真人動用仙箓之前,他便開始了推演計算。

    更準確地說,在天壽山里被偷襲,然后看到陽光的那一刻,他就開始了自己的推演計算。

    最終他得出的結果很簡單,如果白真人只用副箓,方可以一戰。

    如果她召來的陽光數量太多,他便無法避開,也沒有任何勝機。

    他的劍元再如何豐沛,又如何能夠耗得過源源不斷的陽光?

    那個靜靜懸浮在黑暗、寒冷世界里的白色火球,很明顯再過無數萬年也不會熄滅。

    所以只有一個方法,那就是斬斷仙箓召引陽光的通道。

    在東海畔通天井偷襲白真人之后,他更加確定自己的結論,于是那道劍光在天空里寫了幾個字。

    劍光太快,那幾個字自然也消失的極快,放眼朝天大陸也只有幾個人能夠看到,比如青山里的那一位。

    ……

    ……

    滿天陽光忽然消失了。

    天空里忽然出現了一座黑山,擋住了太陽。

    陽光照在它的身上,把幽黑如夜的毛皮都照成了銀色。

    果成寺塔林里的光柱還在散著明亮的光線,但沒了源源不斷地補充。

    白真人挑了挑眉,眼角的皺紋更深。

    她有些意外,卻沒有任何猶豫,伸手握住塔林里的一地陽光,轟了過去。

    數百道光柱組成的光柵,瞬間凝結成一道線,準確無比地落在了井九的身上。

    咔嚓!無數聲破碎的聲音連接響起,果成寺里的大樹與院墻連接倒塌,某座偏殿里的鐘上出現一個人形的缺口。

    ……

    ……

    海浪不停拍打著岸邊的礁石,不知道拍打了多少年,也不知道還要過多少年才能把那塊礁石擊碎。

    轟的一聲。

    礁石驟然碎裂,落入海浪里,生出無數個雨點。

    井九從海里飛了出來,身上到處都是血。

    那些血沒有被海水沖淡,卻被陽光涂上了一抹金色。

    白真人一拳竟是把他擊飛到了數百里外的一座海島上!

    他望向海那邊的陸地,揮了揮手。

    數道清冷至極的劍光,離開他的手指,須臾間穿過茫茫海面與數百里的距離,回到了果成寺里。

    啪啪啪啪,數聲悶響。

    白真人的衣服上出現數道無形的下陷。。

    一些血水流了出來。

    同樣是金色的。

本章網址:http://www.vdekfe.icu/3_3651/12524025.html
奇書網:www.vdekfe.icu
奇書網手機版:m.i7q8.com
内蒙古时时跨度走势